《鹊刀门传奇》告诉我们,情景喜剧的最终归宿是小品

 2024-03-29 阅读:522 点赞:748

原标题:《鹊刀门传奇》告诉我们,情景喜剧的最终归宿是小品

2023年9月5日刊| 总第3349期

作为今年暑期档为数不多的喜剧,《鹊刀门传奇》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子

热度值来看,它并不满足成为爆款的条件。云合数据显示,《鹊刀门传奇》8月全网正片有效播放3.5亿,排在8月剧集霸屏榜的第9位。豆瓣4.1万的打分人数,只比今年4月播出的《破事精英2》多4000人。

然而,不论是朋友圈反响还是B站二创、切片视频的数量,《鹊刀门传奇》都成为了近年来情景喜剧的高点。B站百万播放以上的视频6条,十万以上的超过了50条。这个成绩虽然尚不能与《爱情公寓》《武林外传》等经典情景喜剧相提并论,但已经超过了近两年颇具口碑的情景喜剧《破事精英》。

情景喜剧的经典定义中,固定场景和现场(或罐装)笑声是不可或缺的。后来不再排斥少量外景,也不一定中插笑声了。但好的情景喜剧必须让人笑得尽兴。情景喜剧最怕创作者用尽浑身解数,自己傻乐观众没乐。这部看似胡闹、被人称为“古代象牙山故事”、让人“提前过春节”的情景喜剧,于咋咋呼呼之中迎来了一片哈哈哈哈。

“解构”一个武林

《鹊刀门传奇》用了什么招儿?

其一,解构一切。情景喜剧是解构的艺术。能否把一切严肃的、庄重的、有威严的东西,以一种戏谑的形式巧妙地拆解开来,成为逗观众发笑的东西,向来是衡量情景喜剧高不高明的关键。

《鹊刀门传奇》走的就是架空、解构路线。

情景喜剧里的江湖,应当是何种模样?《武林外传》《龙门镖局》是姊妹篇,它们对武林的定义颇为相似。但那发生在陕西地界、讲的是关中人的事。

《鹊刀门传奇》定位在辽东。这个以搓澡著称的地方,江湖也与别处不同。

辽东的武林是什么样子的?一言以蔽之:喜感。大侠不想着拯救世界,每天脑子里就是“找老伴”。名家众多的长白山论剑,第三名的奖金是白银三百两,第二名的奖金是黄金三百两,怎么到了冠军就不给钱只发“最珍贵的曹公公画像一张”了?还有江湖最著名的少林寺,为了修缮藏经阁更推出了盲盒玩法……

其二,复杂喜剧简单化。《鹊刀门传奇》里没有多少深刻的大道理,也不曾向观众阐述什么心灵鸡汤和人生逻辑。它走的就是赵本山春晚小品的路子,好笑、反差、杂耍、小聪明,所有的人物和故事都服务于一个宗旨:逗乐观众。但它又不是简单的下三路打法,不搞“屎尿屁”“伦理哏”“大肠刺身”那一套。

其三,关键设定不偷懒。《鹊刀门传奇》解构武林,却不虚化武林。大侠们只是“丑”,但都有真才实学。如果观众是开着弹幕看剧的,必然会发现观众对这部剧打戏的夸赞。

这里插句题外话。周星驰的喜剧片《大内密探零零发》中,西门吹雪、叶孤城、花满楼、陆小凤都亮相了,老得老、丑得丑、秃得秃,一个帅哥都没有。但阿发就靠叶孤城的半本秘籍,就成了武林高手。这部剧的丑侠多作怪也算是接续了喜剧的传统。

其四,突破了“乡爱”喜剧的窠臼。观众虽仍怀念《东北一家人》《马大帅》等经典剧作,但不可否认如今代表东北喜剧的就是《乡村爱情》。可拍到第15季,《乡村爱情》真的让人倦怠了。

不过,将“象牙山”的家长里短搬到古代,再拍上100集一点问题都没有。一个村子才多大,现代生活再波澜壮阔,又怎能比得上朝堂与江湖并举的时代?

先好笑,再深刻

近两年,国产情景喜剧播了不少。光我有印象的,就有《家有姐妹》《破事精英》《破事精英2》《今日宜加油》,以及本文重点论述的《鹊刀门传奇》。

依据这些剧,可以将情景喜剧分成三类:家庭类、职场类和古装类

《家有姐妹》延续的是《家有儿女》的风格,一个爹、两个女儿组成一家三口,长女还带着俩孩子;《破事精英》系列将镜头对准职场,拍出了当代年轻人日常焦虑;《今日宜加油》算是另辟蹊径,讲的是一个“地主家傻儿子”混迹职场的故事。还有就是《鹊刀门传奇》这类穿古装说新词的剧。

这三类情景喜剧,各有优劣。家庭类的优势就是代入感。从小看《家有儿女》长大的“Z世代”观众,不介意用另一部家庭情景喜剧回味自己的青春。

这类剧的最大痛点,是如何把家庭议题写得欢脱而不跳脱。说到底,在如今这个年轻人连成家都不起劲的时代,别人家的故事又如何能“浇自家之块垒”呢?

情景喜剧对准职场,可能也不是最好的选择。家庭情景喜剧越来越难以让人代入了,而职场情景喜剧根本就不用代入,直接就“共情”了。然而,对情景喜剧来说,让人容易共情反倒是一个问题。我不是来笑的吗?

《破事精英》的拧巴,也由此而生。这部剧拍得是很好的,它讽刺了很多的职场潜规则,嘲讽以及自嘲了“打工人”职场中遇到的一堆堆“破事”,甚至还贴心地灌了一碗又一碗心灵鸡汤。

尽力了,就是让人总憋着一口气。豆瓣的热评里,高赞都在夸它敢讽刺、敢批判。可话又说回来,痛了可能也就不容易笑,笑中带泪实在是太难。

喜剧大师陈佩斯有个著名的“差势理论”——笑本身是人和人之间的势能差导致的。嘲笑比你弱的人,戏谑比你强的人。喜剧的本质,是表演者创造低势能,以便抬高观众势能,使之不自觉释放优越感,从而产生一种心理满足。

如何创造低势能?或是利用身体缺陷,或是强调人格缺陷,或是采取上帝视角。

赵本山的喜剧中,身体缺陷是惯用手段。《乡村爱情》中结巴的赵四、《鹊刀门传奇》中秃头的大师兄,以及yyds的宋小宝——他只要站在那里,演什么都是丑角。

西门长海和西门长在的身份互换,则是一种上帝视角的践行。观众什么都知道,剧中人什么都不知道,人物处在一个错位的语境中,不断引发笑点。

今日宜加油》比《破事精英》灵动了许多。从现实意义和创作技法来说,后者比前者高级。但前者就是更好笑、更下饭。它也批判,但不深入;它也聊社会议题,但经过夸张表述的稀释,本应出现的反思和震撼被消解了。

对情景喜剧来说,消解并不是坏事。影视作品需要深刻,但不是所有的类型剧都要追求深刻。对情景喜剧来说,好笑是第一位的。

郭德纲创作过一部相声剧《中国相声史》,很无聊、很乏味,台下观众喝了倒彩。姜昆也创作过一部相声剧《明春曲》,够好笑、够讽刺。两者固然有戏剧结构上的高下之分,但更关键之处是,后者能让人笑出来。谁来看喜剧是为了学历史啊?

在情景喜剧式微,喜剧人寻路无门的当下,《鹊刀门传奇》的出现给人提振了信心。赵家班需要别开天地养活庞大的团队,观众需要在悲苦的打拼中纵情欢笑。这部剧的形式和内容创新不多,但表演能力确实千锤百炼,它解决的是刚需问题,攀登喜剧高峰还需后来人。

在这个互联网段子横飞、观众审美趣味飙升的时代,情景喜剧并非只有向严肃、向深刻一条路。拍不出《我爱我家》《编辑部的故事》没关系,多拍些高质量的“小品”,少些形式阻断欢乐的“创新”,大家也会买单的。

文/马二

家人们,请给影视独舌标星号↑↑↑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查看更多历史消息

↓↓↓

 用户评论

 正在加载
返回顶部